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元柔 > 夫君以妻為尊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夫君以妻為尊目錄  下一頁
   

夫君以妻為尊  第26頁    作者:元柔

  眼看著越來越多人都傷在他們手下,陳巧想著要不冒險下去把射出的袖箭給撿回來?

  才這么想,她臉上突然一涼,長發也輕輕地飄了起來,她不由得一愣,起風了?

  感受著手掌心輕撫過的風,雖是錯愕,但是她反應也很快速,手一抬,另一個鐵盒一下子就冒出一股黃煙,緩慢地順著風飄散在整座院子里,一看到那股黃煙,任禹跟幾個有經驗的都停下動作。

  奧銳也看到那股黃煙,知道那黃煙的厲害,憋著氣也沒用,跟阿都慶對看一眼,有默契地輕點了下頭,他們不能落在北疆人的豐里。

  兩人同時一轉身,將手中的彎刀送進對方的身體里,下一瞬,除了胸口的劇痛之外,身體果然傳來一股無法控制的麻痹感,接著意識漸漸模糊,再也無法醒來。

  等到院子里的人都躺下來了以后,陳巧才輕飄飄地從樹上用銀絲吊著落地,同一時間,先前出去滅火跟救人的王豪也回來了,一進門就看到滿地的血跟人,他眼睛一紅,沖上去抱住倒在地上的任禹。

  「任子!任子!你死得好慘啊!任子!」看到任禹滿身是血跟傷,還閉上眼動也不動,他扯開喉嚨就開始大哭。

  一見到他哭了,其他幾十個跟他去救人的侍衛也都悲慟的哭了,一時之間滿院皆是痛哭聲。

  「他們還沒……死呢。」陳巧的聲音被蓋了過去,站在這些痛哭聲中,一下子說不出話來。

  任禹跟其他閉著眼睛動彈不得的人同時心想——他們還沒死呢!可以不要擅自賜死他們嗎?!

  嗚嗚嗚——

  戰爭的號角聲在遼闊的草原上響起,彷佛千軍萬馬似的馬蹄聲從遠處傳來,從遠方就能看到一片黑壓壓聳動著的黑影。

  軒轅奉坐在馬上,一身玄色的鏈甲在陽光下閃爍著,最前方是已經排列好的拒馬刺,然后是密密麻麻的北疆戰士,而他位居其中。

  「來了。」諸子儀放下手中的千里鏡,他也穿上了戰甲,騎馬跟在軒轅奉身側。

  遠方的人逐漸靠近,是一群又一群的韃靼騎兵,手中的彎刀閃閃發亮。

  韃靼騎兵發出狂傲的吼叫聲,整個鎮北關外的草原上都是他們的聲音,而北疆軍只是靜靜地等候著。

  直到那些韃靼騎兵靠得夠近之后,軒轅奉才高舉右手,向前一揮!

  密密麻麻的弓箭從后方不停地發射,就像下雨一樣落向韃靼騎兵的隊伍,那些韃靼騎兵跟大豐打過幾場戰爭,自是知道他們一慣的路數,紛紛拿起馬鞍旁邊的盾牌擋在頭頂上。

  嗚嗚嗚——

  號角聲同時響起。

  「殺殺殺——」最前方的步兵將手中長矛放下,幾千人口中同時大喝。

  「殺——」對面的韃靼騎兵毫不怯戰,大聲回應著。

  戰爭一觸即發!

  第11章(1)

  經過陳巧的努力,王豪那個大咬門總算聽到任禹只是重傷沒死這事了。

  一番救治之后,陳巧這里的人傷亡并不多,只是一百個侍衛還是犧牲了十來位、重傷的十來個,剩下的幸好都只是輕傷,死的好幾個都是阿都慶跟奧銳殺的。

  陳巧聽到這個傷亡人數后,臉色很難看,神情悲傷。「這些人都是為我而死的。」若是她能夠再快一點,也許就不會死那么多人了,更別說因為他們要抓她而放火燒客棧,造成其他平民百姓的傷亡和驚恐。

  「姑娘,別想這么多了,還是快點想想有什么方法套出來他們為什么要抓你吧。」王豪擺擺手,不是不心痛兄弟們的犧牲,只是想再多人也回不來,還不如快點想法子把話給套出來,免得之后有更多人傷亡。

  「還有活口嗎?」她記得院子里的韃靼人都被解決了。

  「有一個,就是幫忙放火的家伙,他已經隱藏在大豐境內很多年了,要不是這次為了放火露出馬腳,我們也逮不到他。」一想到大豐境內不知道還有多少這種隱藏多年的暗探,王豪就心驚膽跳。

  陳巧想了想,轉頭對身邊的金寶道:「你去把我的箱子拿來」

  金寶知道她說的是什么,一轉身就回到那個被燒得半毀的房間去翻找,沒一會兒就抱著陳巧隨身的木箱子出來。

  「我記得好像有東西可以幫你。」打開木箱,陳巧翻找著一堆瓶瓶罐罐,最后拿出一個巴掌大的小瓷瓶遞給王豪。「這是我大師兄做給我玩的東西,里面大概還剩兩顆藥吧,吃了以后,對方就會開始迷迷糊糊的,好像作夢一樣,到時候你試試能不能問出什么來。」

  王豪接過瓶子,不可思議地看著她。「你大師兄做這玩意給你干啥?」這東西一聽就知道高等貨,她一個小姑娘家家的,要用這種東西做什么?

  「我沒用過。」陳巧括揺頭。她只是見過這種藥的加強劑,是大師兄用來幫一些病人開刀用的,吃了之后,那些病人連被開腸剖肚都沒感覺,不過這話她不敢跟王豪說就是了。

  王豪拿到了好東西,一下子就走人了。

  陳巧幾人也沒理他,忙著收拾個能休息的地方出來,幸好昨天被燒的是主廂房,左右廂都完好,累了一整晚的陳巧就去了左廂房休息。

  一夜的驚心動魄,所有人都累翻了,最累的就是縣令跟守軍,治下出了這樣的大亂子,讓韃靼人給潛進城里還不知不覺,若不是任將軍到達時不放心,讓他加派人手,情況會更槽糕。

  如今任將軍傷得不輕倒了,王將軍也忙了一夜,全都休息了,他這個縣令可沒得休息,還得善后,尤其是現在北疆正在開戰,這些韃兵亂賊就是大事了。

  等到陳巧睡醒,已經又是一天的下午了。

  王豪早就醒了,一醒來就讓縣令給請到縣衙去。

  等王豪從縣衙昏天暗地忙完了以后,天都黑了,回到客棧時,他先是狠狠地搓了個澡,填飽了肚子,才去探望傷重的任禹。

  正好陳巧也在任禹的房間里,因為火災的關系,許多房間都被燒毀了,任禹本來住的廂房也塞了不少北疆軍。

  任禹半躺在床上,樣子有點湊慘,整張臉是青白色的,手臂跟胸口都纏著厚厚的繃帶。

  「任子,你還行吧?」王豪跟任禹相識這么久,從沒見過他這副半死不活的樣子,幸好昨晩他是負責去外面救人的,要是他在里面保護姑娘,躺在床上的肯定就是他了。

  「死不了,現在情況怎樣?」任禹沒好氣的瞪他,都是他這張烏鴉嘴,幸好他心里不安,進了城就找縣令增兵,要不他現在躺的就不是房間,而是棺材了。

  說到這個,王豪的臉色就難看了。「這些外族人心可真狠,為了抓住姑娘,在城里四處放火,死傷了不少,縣令今兒個也把急報給我瞧了,火鳳軍傳來消息,已經找到壽王爺了,他可是一路被人追殺到朱家鎮,現下人就待在那兒,咱們北疆已經正式開戰,火力都集中在鎮北關的隘口。」說到這,他停頓了一下,目光轉到一直靜靜坐在一旁的陳巧身上。「姑娘,咱們得回去。」

  陳巧本來沉浸在北疆已經開戰這一事上,心里正惴惴不安,又聽到王豪這么說,她抬眸看向他。

  「為什么?都已經到中山城了,只要再一天半的路程就可以將姑娘安全送回機關谷。」任禹不贊成,光看昨晚那群人心狠手辣的樣子,姑娘還是早點送回去安全的地方比較好。

  「俺哪不知道,問題是她非得回去不成,縣令收到的急報還提到了一件事,本來接替姑娘安裝最后機關的那兩個老匠師都被刺客給殺傷了,現在正同你一樣,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喘氣呢。」

  聽他講話真是會氣死人!任禹要不是現下動彈不得,他一定會跳起來揍他,什么叫半死不活躺在床上喘氣?到底會不會說話啊!

  「那不就表示機關還沒完成?」陳巧愕然瞠大眼。怪不得方才他會說那些韃靼人將火力擊中在鎮北關隘口,要是打了進來,斷關石又失去了作用……她倏地站起來,「我們回去!」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26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元柔的作品<<夫君以妻為尊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飞卢小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