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謝上薰 > 回收冒牌男友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回收冒牌男友目錄  下一頁
   

回收冒牌男友  第18頁    作者:謝上薰

  她竟然說她不認得他,忘了他是誰。

  他一定要查清楚,這究競是怎么一回事?

  愛,可以是救贖,也可能是懲罰。

  第7章(1)

  當姜采樵用跑的將晚餐提回家,剛下班換好家居服的殷牧城還淡淡取笑她,“跑這么急做什么,有人在追你嗎?”

  “有一個男人……”她喘氣一下。“突然叫住我的名字,還說是我哥哥,我嚇死了,推開他趕快逃跑。”

  “哥哥?你哪來的哥哥?”

  “對啊,我罵他是詐騙集團以后就趕快跑。”

  殷牧城不放心的開門查看,還走到樓梯間看有沒有陌生人躲藏,一切正常,回家關好大門,步出陽臺朝下望,指不出哪個行人有問題。

  “他有追著你跑嗎?”他走回客廳。

  她不安的搖頭。“好像沒有。”

  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他設說。”

  “連名字都不敢告訴你,肯定是騙子。你很害怕吧?”

  “嗯。”她揚捷,嗓音發顫。

  第一次有人當街喊出她的名字,原來不是欣喜若狂,而是驚疑連連。

  可惜了那男人一表人才,高大強壯的外表看起來很正派,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  殷牧城溫柔地擁住她,“別怕。這幾天你不要一個人出門,午餐叫外選,晚上我會陪你出去用餐。”

  “好。”姜采樵的心總有些不踏實。

  “我們吃飯吧,你買了什么好吃的?”

  “咖哩雞肉妙飯。”

  “正好是我想吃的。”

  殷牧城露出大大的笑容,掩飾內心的復雜思維。

  在用餐的過程中,兩人的話都變少了。姜采樵不時露出一臉困惑的疑慮,殷牧城強壓抑心底的顫動,仿佛出現了不知名的敵人,正悄悄逼近想勒住他的脖子,令他的心臟揪緊。

  那男人可以一口喊出采樵的名字,八成是過去認識她的人,會是誰呢?是突然無意中遇見,還是刻意尋來?莫非是閻鼎……不可能,閻鼎還在日本,而且不會自稱是采樵的哥哥。

  重點是,采樵哪來的哥哥?

  莫非她有遠房的表哥,而他不知道?

  不可偉言的,他對采樵的過去并不了解,也沒有機會去深度了解,所知道的也只有他告訴她的那一些,再多也沒有了,所以他幾乎不提。

  他以為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,因此抓住了機會便不放手,大膽的說自己是她的男朋友兼同居人,排除一切可能的阻礙,只想單純的和地在一起。

  愛上采樵,是他的救贖,會不會也是懲罰?偶爾午夜夢回,他會驚醒過來,因為夢到采樵突然恢復記憶,對著他又哭又叫……

  他諫然一震,驀然領悟,不管她是否恢復記憶,他都不想放她走。

  有多少個夜晚,他抱著她入睡,偷偷高興著自己夢想成真。

  可是,夢,有一天會醒來嗎?

  或許他該采用最卑鄙的一招,這通常是女人逼男人結婚的絕招,他竟然沒出息的想套用,他的父母知道后會暴跳如雷吧!

  殷牧城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為愛發瘋,什么事都敢做。

  接下來幾天,姜采樵時常作夢,夢里出現好幾個模糊的臉龐,她叫著爸爸、媽媽、鼎呱呱……鼎呱呱……鼎呱呱……媽媽……鼎呱呱……

  “小樵。小樵!”殷牧城搖醒她,“你想吃炸雞嗎?怎么一直喊頂呱呱?”

  姜采樵啞然。

  “你一下子喊媽媽,一下子喊頂呱呱,小時候媽媽常帶你去吃頂呱呱嗎?我以為大家都去麥當勞或肯德基。”他打量她迷惘的神色,故作輕松的說,其實心里緊張得要命,就怕她想起什么。

  “媽媽的臉好模糊,想不起來。”姜采樵的心一擰,她怎么會連母親也忘了?還有夢里她好像有看到爸爸,還有另一個男人……

  “小樵,快睡吧!”兩人一起躺下來,殷牧城心弦抽緊,慢慢道:“如果你在這里住得不安心,要不要撤回我家?”他怕有心人會再找來。

  “你家?”

  “我一個人的家,不是我父母的家,別擔心。”

  “不要。我好不容易才熟悉附近的環境,不會迷路。”排除了一開始的驚慌戒懼,姜采樵反而期待再遇見那男人,或許他可以回答她一些疑問。

  “小樵……”

  “我不要啦!”

  姜采樵背轉身睡覺,拒絕被說服。

  殷牧城無可奈何,只能盡量不加班,或把工作帶回家做,反正天黑之前一定趕回家,免得采樵出去買晚餐又遇見怪人。

  姜采樵變得愈來愈沉默,時常抱著頭不知在想什么,還會喊“頭痛”,他帶她回醫院復診,醫生也只能開頭痛藥給她。

  他還發現有人跟蹤他們,從門診、批價、領藥,一直到停車場,都遇見同一位西裝筆挺的男人,而那男人手上沒有藥袋。所幸將車子開出醫院后,那男人便不再跟了,留給他一個問號。

  然后,有一天,他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。

  姜采樵失蹤了,突然消失不見!

  他下班回來,姜采樵不在家,他擔心的直打手機,手機有人接聽,卻沒有任何回應,他不斷道:“采樵,回答我,你在哪里?小樵,小樵……”

  手機被掛斷了,再次撥打便已關機。

  為什么?為什么突然斷了音訊?

  殷牧城驚疑不定,心頭隱隱約約有了最壞的預感。

  不可以——采樵,你不可以拋下我——

  望著躺在病床上的妹妹,仍在昏迷當中,閻鼎自己作主將貼著粉紅水晶的Q版骼鏤頭的手機沒收,決定讓它從此不見天日。

  他無法形容自己心中有多么憤怒,他的妹妹怎么會遇上這種事?

  中午時分,采樵突然跑回家來,抱著他哭叫,“我怎么了?我到底怎么了?我好像作夢忽然醒過來,發現自己住在別人家里……”

  “小乖,你不要激動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”

  她抱著頭尖叫一聲便暈了過去。

  閻鼎立即將她送來醫院,也是她之前住過的那家醫院。他先前派人跟蹤調查,然后親自拜訪當初替采樵診治的張醫生,確定采樵住院的時間、病因。張醫生對他解釋,“姜采樵小姐因車禍被選來醫院,而且喪失記憶,那對陪在醫院的便是殷牧城和申暖玉兄妹,殷牧城自稱是姜采樵小姐的男朋友,并同居在一起。”

  “一派胡言——采樵根本不認識殷牧城!”

  閻鼎氣得怒發沖冠,差點沖去宰了殷牧城。

  問題是采樵失去記憶,眼里只有欺騙她的感情、玩弄她的身體的殷牧城。

  閻鼎憤恨得咬牙切擊,但他如果沖去把一切真相告訴采樵,她的心會被劈成兩半、四半,還是支離破碎?

  他陷入了天人交戰,拿擔不定要如何處理,想了兩天,正打算去找殷牧城攤牌,采樵卻突然哭著跑回來,叫著他的名字……

  她恢復記憶了嗎?

  閻鼎憂心忡忡的凝望著昏迷的妹妹,心疼她怎么會遭遇如此不幸?被一個狼心狗肺的男人趁虛而入,給狠狠玩弄了大半年。

  不能原諒。

  絕不能原諒殷牧城。

  還有其他共犯……

  閻鼎瞇著一雙利眸,泣意到采樵脖子上有一條白金項鏈,他解了下來,是施華洛世奇的天鵝標志,接著便將項鏈放進自已的口袋沒收。

  廖靜兒接到閻鼎的電話趕到醫院,閻鼎在病房外的休息室見她。

  “為什么叫我來醫院?誰生病了?”

  “采樵?”

  “你找到她了?”

  “有人給我通風報信,我找上門去,采樵卻不認得我,忘了我是誰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?”廖靜兒心跳快了一拍。誰會給閻鼎通風報信?

  “我比你更驚嚇,我的妹妹居然忘了我是誰,這是怎么回事?我立刻找人調查,查到這家醫院來,采樵之前的主治醫師告訴我,采樵喪失了記憶。”

  “這——”

  閻鼎的眼眸閃過異芒,唇畔的微笑毫無溫度。“靜兒,我再問你一次,我不在臺灣這段時間,你真的一次也沒有見過采樵?”

  “沒……沒有,我跟她合不來。”廖靜兒刻意強調。

  “即使個性上合不來,但你身為她未來的大嫂,我人不在臺灣期間,你不能對她有一點點關懷嗎?”鎖定她的眼眸清銳凌厲,“我不只一次拜托你,對她任性的孩子脾氣多包涵點,結果你非但沒有愛屋及烏,反而落井下石!”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8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謝上薰的作品<<回收冒牌男友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飞卢小说网